重慶與橋

主頁 > 重慶橋梁 > 重慶與橋 >
會仙橋的由來
來源:未知 時間:2015-10-10 13:42 點擊:


重慶城有座會仙橋。

  重慶城有條民族路,以前有會仙樓賓館,上世紀八十年代是重慶標志性的建筑,聲名在外。會仙樓以地處會仙橋而得名。會仙樓因改建已經拆除,會仙橋這地名也因此漸漸被人遺忘。那會仙橋是如何來的喃?有這么兩個傳說,現在讓我慢慢道來。

  傳說之一  馬老頭會神仙道爺

  好久好久以前,重慶上半城一帶人煙還很稀少,從大梁子一帶的水經一條小溪溝流向洪崖洞,匯入嘉陵江。小溪上有一座小石橋,橋頭有一間小鋪子,賣點冷酒。開店的是一對老夫婦,姓馬。馬老頭待人和氣,貨真價實、買賣公平,加上馬老太炒的椒鹽花生又香又脆,砂炒胡豆、紅苕泡又泡又化渣,因此受人喜歡。每天,賣菜的鄉民、拉船的纖夫、抬滑桿、趕溜溜馬的,經過這里都要停下來,要上一盤花生胡豆,喝一個單碗(單碗,是冷酒館的份量規格,一單碗二兩酒)才走路。

  老兩口心腸好,有了點錢也行善事,喝酒的過路人有時手頭不方便,馬老頭也不多說,說一句你以后方便時給我就是。

  有一天中午正熱,一個老道進了酒館,找了座頭坐下,要了一盤花生,一個單碗,坐下來慢慢喝酒。老道一身破爛,渾身汗濕,穿一雙水巴蟲草鞋,雙腳黢麻子黑。頸子胸脯也滿是污垢,一看就曉得,好多年沒有洗澡了。老道身上散發的陣陣臭氣,老遠就聞到了。

  周圍坐著喝酒的人雖說都是下力人,但這老道實在太臭了,有些受不了,但又不好說得。老道好像渾然不覺,只顧自已喝酒剝花生。

  馬老頭看到大家的表情,曉得對老道不滿。想了想,提著酒壺來到大家桌前,邊給大家斟酒,邊悄聲說道:這個單碗是我請大家的,大家慢慢喝。這位道爺出門在外到處行善,沒空收拾。到了咱們這地方,大家大人大量,給個面子。

  眾酒客本身就是下力人,自已也臭哄哄的,只是沒有老道那么嚴重而已。馬老頭上來這么一說,又見有單碗喝,大家也就不再看老道,各人喝完酒上路。

  老道不言不語,一個單碗喝完,又要了一個,連到喝了五個單碗,才站起身來,丟下五個銅錢,走了。

  這以后老道經常來喝酒,老樣子五個單碗,一盤花生。慢慢地,其它酒客也習慣了老道的到來。

  一天老道來了,酒喝了,花生也剝了,臨走時摸遍了衣袋,卻找不出一個錢來。馬老頭看見了,悄聲對老道說:道爺,今天是拙荊的生日,這回就算是喝我的,我請客。老道也不說什么,走了。

  夏去秋來,老道這天來了,老規距,酒喝了,臨走時說了話:馬老板,我在這里喝酒也有好長時間了,你這酒好、花生胡豆好,人也好。哪天你有空,到我那點來耍,我來做個東道。我在老君洞,到那一問臭道人就曉得。說完走了。

  一晃到了重陽。馬老頭看大家都要過節,天氣好,想不如趁這時到老君洞爬爬山,順便看一下老道。就同老太婆商量,說今天天氣好,不如咱們今天關門,到南岸去爬爬山,順便到老君洞燒柱香,看看那照顧我們生意的道爺。

  老太婆說要得。

  臨出門時,老太婆腳突然扭了一下,痛得很。馬老頭趕忙倒了點酒,點火燒了一下,吹滅。倒點熱酒到腳上,揉了揉,再取張草紙浸濕,貼到痛處。老太婆腳雖說不那么痛了,但行路困難。于是就說,老頭子,我腳扭了,你一個人去算了。馬老頭想想了,說,好吧。我早點去,到廟子吃個齋飯就回來。

  馬老頭從儲奇門過河到了海棠溪,順黃葛埡大路到了老君洞。剛到山門,一個小道童迎了上來,客氣地問道,香客可是馬施主?師傅等候多時了。馬老頭奇怪了,我又沒給老道說好久來,他咋曉得?見小道童等在一邊,忙回答說,我姓馬,是來上香的,也順便拜訪道爺。

  小道童引馬老頭進了客室,道爺忙起身讓座請茶。吩咐小道童說,要吃晌午了,你去推碗豆花招待馬施主。老君洞的豆花好吃,是出了名的。馬老頭一聽請吃豆花,心頭好高興。

  小道童取下蓋碗茶的茶蓋出去了。一會回來,請教師傅說,這點豆子夠了不?馬老頭一看,那茶碗蓋裝得平平的,數都數得清的幾顆豆子。心想,這幾顆豆子推豆花?最多有一小碗,夠吃呀?心中在想,嘴上卻沒有說出來。道爺看了看茶蓋,說,多了,取三顆出去。小道童回了聲喏,出去了。

  一會兒,豆花端來,剛好一小碗,道爺取過葫蘆,給馬老頭斟上酒,說,馬老板,你到我這來沒有啥好吃的,就請吃點豆花,喝點我自釀的米酒。不好客氣,你只管吃只管喝。只是,老道嘆息了一聲,說道,只可惜老板娘緣分未到。

  馬老頭心想,你這個葫蘆最多裝得到半斤酒,你這碗豆花兩筷子就拈完了,我不客氣也得客氣了。于是,只拈了一小坨豆花送進嘴里,酒也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喝。道爺假裝沒看見,只顧自已吃喝。可怎么吃,怎么喝,那碗豆花不見少,那葫蘆里的酒怎么也倒不完。

  馬老頭見豆花綿扎,調合又好,吃起過隱。米酒爽口,回味甜,好喝。慢慢地大口大口地吃喝起來,這一吃,馬老頭吃飽了,酒也喝夠了,看看太陽偏了西,于是告辭道爺,到老君菩薩面前燒了幾柱香,往回走。

  過了河,回到家門口,一看,周邊多了幾間房子,住了一些認不到的人。自已的酒館開著,進門一看,一個白發蒼蒼的老太婆站在柜臺里,多了個二十來歲姑娘在端酒送菜。馬老道以為走錯了門,剛想退出去,不想那白發老太婆突然沖了出來,抱著馬老頭大哭,邊哭邊罵。說,老頭子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說去老君洞看道爺,不曉得跑到哪點去野了。一去就是十年不回來,也不管我老婆子。馬老頭仔細一看,抱著自已的老婆,再聽老婆的哭罵,不覺大驚,忙說,我早上才去老君洞,中午吃了豆花就回來,現在太陽都還沒有落坡,哪個一去就是十年?老太婆不信,說,你十年前走后,就一直沒有回來,我天天等、天天盼,就看不到一點影影。托人找,這么多年了,也沒見一點音訊。我一個人哭天不應,叫地不靈。沒法,只好一個人操持過了下來。堂上那姑娘,是你走后半年來的,是個討飯的孤兒,我收留了她。我兩娘母相依為命過了十年了。你還說你只去了半天?

  馬老頭見老太婆還不信,又說,老太婆,你看嘛,這是今天早上換的衣服,這個口口還是你出門前給我縫的,一件衣服為必然穿十年不洗嘛?老太婆仔細一看,果不其然,那口口上縫的線都還是新的。老太婆想了一想,莫不是那老道是神仙?

  馬老頭一想,對呀,那道爺肯定是神仙。怪不得喲,那道爺算準了我要去,讓童兒到山門接我,道爺那么點豆子推的一碗豆花,咋就吃不完,那葫蘆的酒也喝不完,道爺還說老婆子沒有緣分。道爺不是神仙,還有哪個是神仙?

  這么一來,喝酒的酒客曉得了馬老頭會神仙道爺的事,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的傳開了去。這座小酒館來過神仙,人人都來喝酒,沾點仙氣。酒館小,人多了坐不下,一些人把酒碗端到橋上坐著喝。說那道爺天天從小石橋上過,哪天在橋上遇到道爺就有緣了。有人說,那天道爺來過了,看到酒館里人太多,在橋上站了一陣,就走了。于是,一些人就有事無事喝酒不喝酒的,都跑到橋上等,等著會神仙道爺。時間一長,這座橋也就稱為會仙橋了。

  

  

  會仙橋傳說之二  漁郎賣魚會八仙

  傳說很久以前,洪崖洞嘉陵江邊有一戶姓雷的打魚人家,夫婦倆以打魚為生、以船這家。一天半夜,電閃雷鳴、風大浪急的,雨下很大。一個大炸雷突然炸響,一個小男孩隨著雷聲來到了世界上。頓時風住雨息,一輪明月出現在夜空。孩子的出生,讓中年得子的夫妻好不高興。給孩子取了個名字雷鳴生,小名叫漁郎。

  漁郎一天天長大,父母也一天天老了。這年,父母相繼去世,讓漁郎哭了好久。

  漁郎子承父業,也打起了魚。

  一晃幾年過去了,漁郎好長成了大人。假若有父母在,這時一定托人提親了。可漁郎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打的魚除了換點錢買油鹽柴米,也剩不了幾個錢。有點積蓄,碰到別人有難,也要幫一把。沒有余錢,就討不到媳婦。漁郎也不著急,還是天天打魚過日子。

  這天,漁郎打了幾條魚,拿到城里賣了,買了點鹽巴,印了幾升米,背著東西往河邊趕。剛到河邊,就聽有人大叫救人。原來,一個姑娘在河邊洗衣服,一個浪子打來,把衣沖走了。姑娘著急,也不管會不會水,就下水撈。結果一腳踩虛,掉進深水里。其它的人不會水,不敢下水,只好高喊救人。

  漁郎一聽有人落水,把背的東西一丟,一個魚躍鉆入水中,三把兩把就把姑娘拖了上來。還好,下水及時,姑娘只是嗆了兩口水,沒有大礙。漁郎救人后,也不言語,提起東西回到自已船上。

  以后漁郎每次上岸,都看得到這姑娘。慢慢的,漁郎曉得了這姑娘是渠河的人,姓王,名叫蘭花。家租住在洪崖洞崖下,家中父親早亡,只有一個母親在。母親幫人家漿漿洗洗、縫縫補補,蘭花從小就幫母親打下手,大了點,就專門漿洗衣服。母女倆相依為命,日子過得清苦,但也平靜。

  蘭花被漁郎救出了后,她也讓人打聽漁郎情況,心中對漁郎有了好感。

  這天,漁郎回船,見蘭花在河邊等著。蘭花不好意思說話,只是看著漁郎。還是漁郎膽子大點,問了一聲,你還好嘛。蘭民點點頭,才說道,上次你救了我,我謝謝你。今后,你的衣服要漿洗縫補,就拿過來。說完,轉身離去。

  漁郎那夜翻來覆去睡不著,睜著眼睛睡到天亮。

  那以后,漁郎每天進城賣魚時,都要拿一條魚放到蘭花洗衣服的地方。蘭花也時常來替漁郎漿洗縫補衣服,久而久之,兩人心中那點事只剩下一張紙,一捅就破。

  這天,漁郎的運氣來登了,一網下去,拉起好重,費盡老力把網拉上來,十來條三四斤重的金甲鯉魚在網中活蹦亂跳的。想著這幾條魚賣了,加上以前存的點錢,給蘭花扯兩丈布做衣裳,再請個媒人去把親說了。

  那知船還沒靠岸,就看見蘭花在岸邊哭泣。漁郎連忙下船,問蘭花哭什么。蘭花說,母親生病很久了,看病吃藥不見好,錢沒有了,藥也沒有吃的。剛才,母親一口氣上不來,去世了。房東見母親死了,又要她馬上搬出去。現在母親還停在房子里,也沒有錢安葬。

  漁郎一聽,也著了急。心想其它事情都可以放一放,先把蘭花娘的后事辦了才是道理。于是安慰蘭花道,蘭花,你不著急,母親的后事有我,先把后事辦了,再來說其它。今天我打了幾條大魚,前些天也有一些魚沒有賣,我馬上去賣了。加上我還有點銅錢,給母親辦后事也差不多了。你回去等我一下,我去賣魚,然后去買東西。說完把魚全部裝進蘿筐,挑著往城里趕。

  從河邊往城里走,是上坡,幾百步梯坎夠得爬。天氣又熱,又怕魚死了賣不起價。漁郎緊趕慢趕,累得上氣不接下氣,才爬到坡上。一看蘿筐里的魚,一個二個張著嘴,魚鰓一奓一奓,眼看就要死了。漁郎一看不好,只好拼命趕路。看看市場不遠了,來到一座橋下。正要過橋,就聽一個在說,你這魚都死硬了,再跑也趕不上趟。漁郎一看,蘿筐里的魚全部死了,死硬了。這樣熱的天,魚一死,誰也不要。魚賣不出去,拿啥錢給蘭花母親辦后事?心一急,不禁大哭起來。有人問他哭啥子,漁郎邊哭邊說了事情經過。路人雖說同情,但愛莫能助。

  漁郎正在傷心,卻聽橋那邊過來一群人,一路說說笑笑的。看到漁郎在哭,就笑他一個大男人,有啥好哭的,說著走了。走在最后的一個瘸子,撿了一塊石頭,往蘿筐里一丟,說,你這個娃兒,哭啥子哭,你看你的魚都扳出來。漁郎一看,果然,蘿筐里的魚全部活蹦亂跳的,一個都沒死。漁郎止住哭,挑起蘿筐往市場趕。

  魚賣了,蘭花母親的后事也辦了。有人說,漁郎的死魚又活了,是漁郎的仁義感動了神仙;有人說是八洞神仙過這里,動了惻隱之心,讓鐵拐李使的法術。這事以后,這座橋就有了遇仙橋的名字,久而久之,遇仙橋就變成了會仙橋。

  當然,這以后漁郎同蘭花也結為夫妻,相親相愛地過起了日子。

會仙橋傳說之二  書生救母會八仙

清朝末年,有一陳姓書生,住在白龍池,家境貧寒,與老母相依為命。一日老母病重,想吃抄手,陳生揣上家中僅有的十個銅板去橋頭面鋪為母親買抄手。那知勿忙中在路上掉了四個銅板,到了店鋪要付錢時才發現錢不夠。店鋪老板不肯賒賬,陳生只有端著空碗往回走。此時天色已晩,皓月當空,橋上有七男-女正在談笑風生,其中-跛腳老者看見邊走邊落淚的書生,便問他因何事傷心?陳生道明原故后,他們都很同情,跛腳老者即從背上的葫蘆中倒出幾粒丸藥,囑咐書生拿出給他母親服用。陳母服藥后果然出現奇效,很快病愈。陳生感激老者,-連數日去橋上等候,想當面拜謝,但-直未見蹤影。陳生突然醒悟他是遇上了神仙,跛腳老者就是八仙中的鐵拐李。從此以后,這座橋便叫會仙橋

 

改革開放初期,會仙橋原皇后餐廳舊址上建起了當時的重慶第-高樓會仙樓。會仙樓是座15層的高樓,樓高56.8米,比歷來重慶最高的建筑物——解放碑還高出-倍。會仙樓安有直達頂層的電梯,市民可在空中花園俯覽風景。從此“會仙橋”這個地名逐漸淡去,“會仙取而代之。而樓中的會仙樓賓舘2000年至2002年連續被美國出版的旅遊圣經”《Lonely Planet》(中譯為孤獨星球)推薦為解放碑地區的最佳旅舘。多少外國的背包客都是拿著書對著地圖找到會仙樓賓館入住的。

上世紀九十年代后期,隨著重慶直轄,解放碑地區高樓如雨后春筍般不斷聳立,會仙樓已被湮沒于摩天大廈之林中。2009年10月,這座曾經的重慶地標建筑被爆破折除。

 

 

i"??????size:10.5000pt; mso-font-kerning:0.0000pt; " >桃園路方向,不需完全穿越南城隧道,在電子賓館處出地下通道右轉即可,不必繞道大石路立交。


提防四大堵點

通車后,一些堵點可能仍然存在,特別是從兩路口中山三路至上清寺、七星崗兩個方向。盡管中山三路現拓寬為5車道,但由于仍匯聚了長江一路、上清寺、體育路、文化宮中門等多個方向的車流,短時間內交通擁擠的狀況可能不會改變。

其次,菜園壩轉盤至南區路,即外灘商城附近處這段不足300米長的道路,有一條匝道承擔了從菜袁路、長濱路、南區路、公園路等方向車流上菜園壩大橋主橋車流的功能,加上停靠這一段的公交線路眾多,交通擁擠可能勢所難免。

另外,在南岸區海銅路與南坪西路交叉口一帶,由于四個方向的車流在此相匯,大橋通車后,從江北、渝中往南坪西路方向的車流量勢必增大,與從南坪國際會展中心、銅元局方向過來的車流疊加,使得過往車輛所耗時間增加。從江北、渝中到經開區方向的車輛,屆時可改走銅元局、南岸區教師進修學校、昌龍城市花園一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友情鏈接

重慶市橋梁協會版權所有 地址:重慶市南岸區銅元局新村19號 郵編:400060 電話:023-62816228 (傳真)023-62816228

承辦單位:重慶橋都橋梁技術有限公司 網站負責人:王先生 電話:13370712559 渝ICP備19015511號-1 技術支持:中技互聯信息咨詢有限公司

ag8.com亚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