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與橋

主頁 > 重慶橋梁 > 重慶與橋 >
重慶長江大橋裸體雕塑風波
來源:未知 時間:2015-10-10 13:44 點擊:

1444456039144285.jpg

1444456223243129.jpg

1444456350132055.jpg

1444456488776121.jpg

曾獲得全國優秀城市雕塑作品榮譽的雕塑《春、夏、秋、冬》矗立在重慶長江大橋橋頭已有24個年頭,仍每天守望著來來往往的中外游客。但如今又有多少人知道,這些披著紗巾半裸的雕塑當年曾被批判,甚至被唾罵。從昔日的哭泣到后來的微笑,這些雕塑目睹了重慶改革開放以來翻天覆地的變化,也凝視著人們觀念的日新月異。
  親歷 城市雕塑作品首次大膽裸露
  1978年,時任重慶市長的于漢卿到歐洲考察,在法國的盧浮宮,他看到很多漂亮的雕塑,由此便萌生了在重慶長江大橋橋頭豎立雕塑的念頭。 

上世紀70年代末,重慶市政府對外發布消息:要在新建的重慶長江大橋南北兩端各鑄一組雕塑。
  聽聞這個消息,四川美術學院的雕塑家們熱情高漲,一口氣帶來了近百套設計作品。時任四川美術學院副院長、著名雕塑家葉毓山教授的作品打破常規,用人體語言來展現春、夏、秋、冬,并且把這組作品都設計成了裸體。是一個拿著花的少女,帶來春天,萬物復蘇;是一個水中搏激浪的年輕男子,意氣風發,朝氣蓬勃;是一位捧著麥穗的勞動婦女,春華秋實,象征豐收;則是一個即將步入老年,但依然健壯的男人,不愿服老。整個作品寓意著城市在四季里充滿生機和活力。
  裸體雕塑樣片見報引發爭議
  葉毓山回憶,作為公共雕塑對外展示,當時在重慶還沒有先例。他坦言當時自己也認為很難通過,但出乎所有人預料,在備選的十幾組作品中,市政府和市建委卻一致決定選用《春、夏、秋、冬》。據葉毓山了解,這個決定當時是在市委常委會上通過的。
  雕塑的小樣照片經《重慶日報》刊登后,在社會上引起巨大反響,200余封來信中有一半認為不妥。其中市黨校的一個班40人集體簽名來信:稱這是資產階級思想自由化;有匿名來信則認為該豎烈士的雕塑;某汽車班6名司機聯合來信認為看了裸體雕像會把車開河里去……
  當時,《重慶日報》留出版面想對各種聲音進行討論,但有關部門要求,不準進行這一話題的討論。四川相關領導批示:不妥。
  后來,四川省相關領導以紅頭文件的形式進行了批示:重慶長江大橋裸體雕像不妥。此后,四川省政府一度提出要斷重慶的:不再撥款讓重慶修建大橋。而市長于漢卿的態度也非常強硬:你不撥錢,我也要修。
  全國首創雕塑一次澆注成型
  后來經雕塑界泰斗劉開渠、著名美學家王朝聞商討,決定給雕塑加塊遮羞布——薄紗。這樣,雕塑才終于得以動工,并由葉毓山負責《春》,郭其祥、伍明萬、龍德輝、黃才治、王官乙等專家則負責《夏》、《秋》、《冬》。最后由西南鋁加工廠用鋁合金翻制,每座雕像高8米。這次巨大的雕塑工程首創了國內大型雕塑整體一次澆注成型的先例,標志著川美雕塑在全國城市雕塑中走在了前列。據悉,整個雕塑從最初設計到完成,一共花了5年時間。
  2006925日,長江大橋復線橋通車,被移到了復線橋一側。

 

裸與不裸背后的風波
  重慶長江大橋的南北橋頭矗立著48米高的巨型雕塑——春、夏、秋、冬。它們和大橋一起,已守望著重慶走過了改革開放中的24個年頭,現在的市民已對它們熟視無睹,但這是重慶改革開放中一件重大文化事件的主角。當年曾引起了一場全市范圍的爭論,從最初的裸體到最終被迫穿上薄紗,這背后,觀念經歷了怎樣博弈和激蕩?整個事件有一個怎樣的脈絡?本報記者采訪了當年的當事人于漢卿、葉毓山、王官乙,披露了當年的內幕。
  《重慶日報》向保守者開炮:裸體雕塑   應該勇敢地立起來
  當年,《重慶日報》刊登了裸體雕塑照片后,引起全城爭議。記者查到了這則1979126日,刊登在《重慶日報》第三版的文章,用了超過四分之一版的篇幅。該文作者王官乙通過從文代會說到長江大橋的雕塑為題約1500字的評論,首次向外界公布了《春》和《秋》的設計方案。
  批傳統雕塑流于一般化
  作者首先對一些傳統的設計方案提出了非常委婉的批評:大橋的雕塑是山城市容的第一座雕塑,應當一炮打響,一年多來,四川美院雕塑系的教師煞費苦心,做了幾十套方案,有許多稿子想直接表現工、農、兵,知識分子,但都流入一般化,動態破不了前腿弓、后腿繃、揮手往前沖的姿態,也嘗試過用動物或其他什么內容來表現,都不令人滿意。
  贊裸體雕塑有看頭有做頭
  文章還籠統地講到了民意測驗的結果:無論是領導或群眾,內行或外行,大都贊揚這個設計稿,認為突破了一般化、公式化、概念化的構思構圖,群眾反映有看頭,雕塑家覺得有做頭不過,也客觀地表達了部分人的擔心:也有同志表示擔心,立出去恐不雅觀,將來可能有人叫,有人叫,主要是因為雕塑人體沒有穿上衣服。
  引用魯迅話為解放思想壯膽
  文章的最后一段寫道:長江大橋這樣大型的、與山城容貌有關的雕塑,需要雕塑家的勇敢和創造,也需要領導和群眾的支持幫助,如果認為雕塑設計是創新的,是解放思想的,是有所突破的,是有思想性和藝術性的,又健康的,是美的,就大膽地、勇敢地把它立出來。文章還借用魯迅先生的說法:沒有沖破一切傳統思想和手法的闖將,中國是不會有真正的文藝的。文章呼吁,貫徹文代會精神,解放思想,破除迷信,貫徹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就應該從長江大橋的雕塑開始行動。
  制作往事  《冬》肩上曾經有只鷹
  雕塑家江碧波見證了整組雕塑制作的全過程。她介紹,從小樣和最后成型的作品對比看,小樣更柔美、肌膚感更強一些。而成品看起來更真實,體塊的感覺更強,更有雕塑感。還有一處不同是,最初為了顯示《冬》的強悍,還在人物的肩膀上放了一只老鷹,最后的成品中沒有了。王官乙證實了這一說法,他表示最初葉毓山的小樣確實是一位東北獵人,肩頭站一只老鷹。后來王官乙改過兩次,第一次受到毛主席詩詞的影響,改成了一位手拿長劍,腳踩老虎的獵人,后來覺得政治色彩太濃了,最后把劍去掉,把人物改成了腳踏松樹,赤手空拳。他介紹,這也是四尊雕塑中改動最大的一個。
  四尊雕塑最早做的是《夏》,誰都沒見過用鋁合金整體澆鑄這么大的浮雕,其胸脯就可容納四個成人打撲克,經過一年多的摸索才一次性地成功整體澆鑄出《夏》來。
  曾計劃在朝天門再建雕塑
  《春、夏、秋、冬》還應該有一個雙胞胎兄弟,這是于漢卿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首次透露的。實際上,在建《春、夏、秋、冬》時,對城雕非常重視的于漢卿就曾考慮在朝天門也做一組類似的雕塑,可惜由于多種客觀原因,最終沒能實施。
  領導批示    雕塑被迫披上薄紗
  主創葉毓山:報道改變了雕塑命運
  在當時,藝術類院校內部對裸體雕塑、繪畫早已經充分接受,作為公共雕塑對外展示,葉毓山回憶,在重慶似乎還沒有先例。當他看著高40厘米的小樣時,他坦言自己也認為很難通過。葉毓山稱,出乎所有人預料,在備選的十幾組作品中,市政府和市建委卻一致決定選用《春、夏、秋、冬》。而據他了解,這個決定當時是在市委常委會上通過的。葉毓山說,稍后《重慶日報》刊登了作品的小樣照片,不料引起了巨大爭議,這組雕塑的命運因此改變。
  參與創作者王官乙:報道前其實已被改變
  已經離休的四川美術學院教授王官乙是雕塑《冬》創作負責人之一,也是當年《重慶日報》那組報道中配發評論的撰寫者,在說起事件的轉折時,王官乙提供了另一版本。
  王官乙回憶,其實當時美院一共設計了近百套雕塑方案,最后選定了6套,《春、夏、秋、冬》則受到了一致好評。在提交市政府之前,川美在當時的市中區、南岸區機關(因為雕塑涉及到兩個區)、大橋指揮部等地進行過小范圍民意調查。王官乙說,調查中95%的人都覺得雕塑很好,微弱的反對意見也有,比如當時南岸區的一位領導就覺得雕塑對交通安全造成影響
  王官乙稱,市政府很快就此專門召開了會議。王官乙在會上發了言,介紹了寓意,并特別強調雕塑不是真正全裸,有絲帶遮羞,是健康向上的,同時表態說,該雕塑是解放思想、改革開放的一次考驗。王官乙表示,他注意到當時有領導對雕塑方案沒有明確表態,但看得出來,并不是太支持。
  一同參加會議的還有《重慶日報》的總編輯,在會議結束后,他找到王官乙,認為王說到了解放思想的實質問題,希望他以文代會代表的視角寫一篇關于長江大橋雕塑的文章,突破以往說幾句客套話的舊模式。
  文章怎么寫,王官乙頗費斟酌,與系里商量后,最終決定用帶有解放思想、批判保守的評論來介紹雕塑,并一定要刊登圖片。王官乙的考慮是,先在報紙上刊登會讓領導在評審前有一個心理準備,讓他們完整地了解雕塑的構思,另一方面,用一種批判的語氣可以讓持有反對意見的領導不好開口。但遺憾的是,文章發表的時間比市領導審查的時間晚了一天,沒有起到作用。
  王官乙清楚地記得,就在報道刊登的前一天,市里的主要領導在美院開始了對雕塑的評審,幾位領導的發言讓王官乙等人很興奮,他們都覺得雕塑很健康,裸體不是問題。另一位領導發言并沒有直接否認方案,而是說道:雕塑很美啊,藝術體操也很美,但穿著燈籠褲武術一樣也很美!王官乙認為,實際上在這一刻,裸體雕塑的方案就已經被否決了。
  群眾來信如雪片    大討論報道被禁止
  小樣照片經《重慶日報》刊登后,在社會上引起的巨大反響,令葉毓山和王官乙等始料未及。葉毓山和重慶市政府一共收到了200封讀者來信。他透露,巧合的是,這200封信里面,剛好是支持和反對的聲音各占一半。王官乙和大橋指揮部也各自收到100封信,王官乙說,在這些信中,支持者是絕大多數,有表示要來參加勞動的,還有建議雕塑成可以自動釣魚的,反對的聲音則千奇百怪。當時,《重慶日報》已經準備好版面要對各種聲音進行刊登和討論,但稿件在發表前被壓了下來,有關部門要求,不準進行這一話題的討論。
  省級領導批示:大橋女裸體不妥
  在1980320日左右,王官乙收到了一份來自于市委辦公廳的簡報,簡報的內容主要是對他在《重慶日報》上的文章進行了批評,認為該文章歪曲百花齊放方針,是資產階級自由化……
  王官乙回憶,就在簡報發布的第二天,四川省相關領導以紅頭文件的形式進行了批示:重慶長江大橋女裸體方案不妥。而葉毓山則回憶批示的內容是:重慶大橋裸體雕像不妥。二者的說法盡管略有不同,但結果一樣,也就是裸體雕塑方案被徹底否決了。
  葉毓山說:以紅頭文件的形式,對一件藝術作品進行干涉,這也是在中國的美術史上寫下了一筆。于漢卿也感受到了來自領導的巨大壓力,于老告訴記者,這件事發生以后,省政府一度提出要斷重慶的,不再撥款讓重慶修建大橋,而于老的態度也非常強硬:你不撥我錢,那以后非重慶的四川省汽車過橋我們都要收錢。
  北京請來美術專家 雕塑無奈蓋上薄紗
  由于上級有批示文件,雕塑不改肯定通不過了。市政府隨即專程從北京請來了雕塑界的泰斗劉開渠、著名批評家王朝聞商討對策。兩位專家在看過批文后無奈地說:看來你們只有走妥協的道路了,干脆給雕塑加點薄紗,加塊遮羞布,這樣也不會影響人體美。
  為了了解市民對改造后的雕塑的反應,于漢卿讓《重慶日報》在198182日第四版,再次刊登了穿衣后的四尊雕塑小樣,并配發了葉毓山親自撰寫的談談重慶長江大橋雕塑的文章,對修改進行了闡釋。在文中,他說:裸體作品在美術理論和中外美術史中,本是早已解決的問題,但是考慮到我國目前群眾的欣賞習慣,我們在不影響主題構思、人物動態以及人體美的情況下,適當地增加了一些薄的衣服和飄帶,有同志稱這是一種恰當的妥協,或者叫群眾、領導、雕塑家意見的三結合。
  于漢卿告訴記者,文章刊登后,他發現社會沒有那么大的反對聲音了,于是才讓動工做雕塑。整個雕塑從最初設計到完成一共花了5年時間。
  當年聲音
  民間
  黨校的一個班40人集體簽名來信:我們還是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國家,你們還要不要四項基本原則?不能讓這些資本主義腐朽的東西腐蝕我們的思想,你們這是資產階級思想自由化,是要讓黨和國家變色。
  匿名來信:重慶搞裸體雕塑完全是在開玩笑,重慶是一座英雄的城市,在這座城市有這么多犧牲的烈士,我們為什么不能在橋頭做一些烈士的雕塑。
  某汽車班6名司機聯合來信:你們的藝術好啊,以后我們開車過長江大橋,都來看你們的裸體雕塑,把車都開到河里去了
  匿名來信:作品很具有藝術性,很有創意,藝術的春天真正來了。
  某醫院護士集體來信:(因報紙上只選用了《春》、《秋》兩幅女性雕塑的照片)你們不要只拿我們女性尋開心,你們要把雕塑做成裸體也行,也要把你們男同志也弄成裸體。
  政府
  作為當時市長的于漢卿稱,市政府內部也有領導干部對這個雕塑提出了很大的異議。于老為此還當起說客,一頓中午的工作餐上,說服了兩位對此意見最大的領導,我告訴他們,這是美術,擺在大橋上很美觀,我在國外,這樣的雕塑多得很。
  美術界
  現重慶美術館館長馮斌回憶,當年他還是學生,《春、夏、秋、冬》小樣在美院一間大教室里進行過一次展示,我們只是覺得這個作品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很有創意,在西方的藝術體系里面,裸體是一種很常見的藝術形式,我們并不覺得這個作品有多么另類。他表示,當時藝術圈的大多數人都非常認同這個作品。
  回頭看風波
  葉毓山:作品從全裸到加了一層薄紗,是在改革開放轉折期這一特殊的歷史時期,人們思想意識轉變的一個必要階段,在這一時期,藝術家的某一些做法是行不通的。但這不影響《春、夏、秋、冬》成為重慶城市雕塑形象的代表之一。事后《人民日報》發表了不少贊揚文章,《春、夏、秋、冬》1987年被評為全國優秀城市雕塑作品,使上世紀80年代初重慶的城市雕塑建設在全國名列前茅,可以說它們是重慶文化、重慶建設方面客觀的歷史反映。
  于漢卿:當時引起爭論的主要原因,還是社會發展的問題,社會封建的東西還是比較多,思想不太開放,而現在,大家思想都越來越解放,也越來越懂得欣賞藝術,裸體也就不再是一個問題。
  評論家張育仁:裸體雕塑不能立在長江大橋的最主要原因還是在于當時把握話語權的知識分子階層依然受到極左思想的影響。反對裸體雕塑的群眾,并不指我們今天所說的普通老百姓,當時能有意識和能力給政府寫信,并且能左右政府決斷的人大多都是知識分子。因此說群眾是這一事件的主導,顯然有些強加的成分。
  而這組被許多人在當年冠以前衛、思想解放的雕塑,現在來看其實依然有許多文革時期的美學思維,比如作者把《秋》描繪成很健碩的勞動婦女的形象,男人描繪成很強壯的工人階級形象。因此可以說,在設計上,即使是裸體的《春、夏、秋、冬》也沒有從根本上解放思想,并不成功。
  《春、夏、秋、冬》構成了當時一個重要的文化事件,值得人們反思的東西太多——藝術家是否應該過度在意外界的聲音,藝術是否應該向大眾的審美妥協?一層薄紗也將藝術家的無奈充分地展現出來。
  市長創意
  雕塑家大膽塑裸體
  上世紀70年代末,重慶市政府對外發布消息:要在新建的重慶長江大橋南北兩端各鑄一組雕塑。四川的雕塑家,尤其是四川美術學院雕塑系的雕塑家們聽聞后,均熱情高漲,紛紛響應創作。
  該策劃來自時任市長的于漢卿。于老向記者回憶說,1978年,他到法國、英國考察,在法國的盧浮宮,他看到很多漂亮的雕塑,他就想:我們重慶的新大橋也不能光禿禿的呀,能不能搞點東西?
  時任四川美術學院副院長、著名雕塑家葉毓山教授正是積極響應者中的一位。葉毓山透露,他此前參加了改革開放之后的首屆文代會,會議給與會藝術家傳遞了一個令人振奮的訊息:思想解放的浪潮來了,文藝的春天來了!
  正是受到這種亢奮情緒的感染,葉毓山在構思時就想著一定要讓作品有打破束縛、解放思想的感覺。他忽然想到用人體語言大膽地創作一組主題為《春、夏、秋、冬》的作品,于是《春、夏、秋、冬》都設計成了裸體。春是一個拿著花的少女,意為少女把春天帶來,萬物復蘇;夏是一個在江河湖海里搏水激浪的青年男子,意氣風發,朝氣蓬勃;秋是一位捧著麥穗的中年婦女,春華秋實,象征著豐收;冬則是一個即將步入老年,但依然健壯的男人,他看上去精神不減當年,不服老。葉毓山希望通過這組作品,讓南來北往的人們產生美好的聯想感受大自然的美,同時也寓意無論四季如何輪回,整座城市仍然充滿生機和活力。
  最終,《春、夏、秋、冬》成了當時四川美術學院雕塑系老師們的一件集體作品。葉毓山負責小樣創作,小樣通過之后,則由川美的幾個著名藝術家分組進行擴大成型的制作,一共分為春、夏、秋、冬四個組,葉毓山負責春,其他幾位分別負責夏、秋、冬。參與者有郭其祥、伍明萬、龍德輝、黃才治、王官乙等人。現重慶美術館館長馮斌告訴記者:這個組合在當時的全國雕塑界應該算是最強陣容。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友情鏈接

重慶市橋梁協會版權所有 地址:重慶市南岸區銅元局新村19號 郵編:400060 電話:023-62816228 (傳真)023-62816228

承辦單位:重慶橋都橋梁技術有限公司 網站負責人:王先生 電話:13370712559 渝ICP備19015511號-1 技術支持:中技互聯信息咨詢有限公司

ag8.com亚游